在上周末举行的中美外长巴厘岛会晤中,中方提出中美应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

在上周末举行的中美外长巴厘岛会晤中,中方提出中美应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
在上周末举行的中美外长巴厘岛会晤中,中方提出中美应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然而,就在本周,继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短暂访问亚洲之后,多名美国高官先后奔赴亚太多地,展开外交攻势。美国在亚太地区一系列行动背后,是怎样的战略考量?中美在亚太地区如何实现良性互动?一起来看本周的《蓝厅观察》↓↓↓美方频频到访亚太醉翁之意何在?中美外长巴厘岛会晤之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随即于9日访问泰国,并于11日到访日本。而在本周,访问亚太的美国高官远不止布林肯。美财政部长耶伦任内首访亚太,先后前往日本、印尼等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康达访问柬埔寨。国务院顾问德里克·乔莱特访问韩国。副总统哈里斯则在太平洋岛国论坛上发表视频讲话,高调宣布美国将任命有史以来首位太平洋地区特使,并启动首个针对该地区的国家战略。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认为,美国开展此次全面外交努力,旨在与中国在该地区争夺支持者。观察本周美国在亚太地区一系列行动,不难看出,虽然中美外长在巴厘岛进行了实质性且具有建设性的交流,但美国仍在继续落实其所谓“印太战略”,来对抗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反观美国的咄咄逼人,中方则明确表示,对其他国家参与亚太地区事务持开放态度。关键在于,他们的行为是否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促进地区发展振兴、增进地区团结合作。互惠互利 务实合作VS拉帮结派 脱钩断链不同于美国处处强调竞争,7月3日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先后到访缅甸、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并在广西南宁主持同越南、柬埔寨双边机制会议。十多天的密集外交行程,达成诸多务实成果,更释放出本区域国家无须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清晰信号。4日,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六国外长齐聚缅甸,举行澜沧江-湄公河第七次外长会。会上,中方宣布下阶段将推出六大举措,与湄公河国家分享合作红利、增添发展动力。澜湄合作这一由中国倡导建立的合作机制,已成为区域合作的“金色样板”。缅甸农业部规划司副司长丹达基非常感谢中国在澜湄机制下提供的支持:缅甸一直在澜湄合作机制下开展农业项目合作。在缅甸农业技术发展上,这一合作提供了多方面的支持。其中包括农业数据统计、图书馆网络、考试和教育等多方面的合作,我们非常感谢中国在澜湄机制下提供的帮助。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明确指出了澜湄合作的目标:澜湄合作不做高大上的“清谈馆”,坚持做接地气的“推土机”,通过小而美、惠民生的项目为澜湄各国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国没有地缘政治的私心,无意同任何国家在地区打擂台。我们要的是和平稳定,不是随意插手干涉;是共谋发展,而不是筑起高墙。11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东盟秘书处发表政策演讲,强调中国愿与东盟共同弘扬开放的区域主义。在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方面,尽早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3.0版建设,全面实施并适时推动升级RCEP。同时,与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贸协定,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中国东盟合作有机结合。中国驻东盟大使邓锡军指出了中国和某些国家在发展与东盟关系上的根本区别:东盟地区国家需要的是开放包容、知心知意、互惠互利的务实合作,绝非像某些国家那样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和强行“脱钩”“断链”。中国与东盟已互为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较30年前翻了100倍。中老铁路顺利通车,一批“一带一路”共建项目喜报频传。这彰显了双方务实合作、互惠互利的本质。眼见挑拨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无果,美国本周又在南海问题上做起文章。12日,布林肯发表声明,宣称支持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一天后(13日),美国“本福德”号导弹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批准,非法闯入中国西沙领海。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率先公布“本福德”号的违法行为,并首次披露现场处置图。中美在亚太地区能否实现良性互动关键在于美方此前的中美外长会晤,中方建议双方探讨确立在亚太地区良性互动的规则。该规则的核心要素包括:支持东盟的中心地位,维护现有区域合作架构;尊重中美彼此在亚太的正当权益,不以敌对、遏制对方为目的;自觉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为各国提供更多公共产品。由此可见,中美在亚太地区能否实现良性互动,更多检验的是美国能否放下霸权心态,摒弃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真正为实现亚太的和平与繁荣发挥建设性作用。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从中美外交政策的角度进行了对比:美国的外交政策,原来特朗普搞了一套,我们简单地说它是“单边主义”。到了拜登的时候变了,说“搞多边”,他也确实在“搞多边”,但它是一种“排他的有限多边主义”,也就是说有的国家可以参加,有的国家不能参加。用一个比较形象的词概括,就叫“俱乐部会员制的多边主义”,这种多边主义正在对这个地区造成日益深刻的伤害。而中国从各个领域,包括这次提出同东盟进一步加深合作,其实也是在中国-东盟的关系这个角度推进开放的多边主义,在反对美国的俱乐部式多边主义。责编:张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