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崇明的商场、村居、医院等各大场所门口,都张贴起了一张张场所码

最近,崇明的商场、村居、医院等各大场所门口,都张贴起了一张张场所码
最近,崇明的商场、村居、医院等各大场所门口,都张贴起了一张张场所码。记者了解到,截至5月28日,崇明全区共完成61306多个场所码的布设,基本实现在主要场所全面覆盖。那么在全面覆盖的基础之上,市民的使用情况又如何呢,记者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部分市民分不清“场所码”和“随申码”的区别城区某药店,店玻璃门上,两侧都醒目地贴着一张印有场所码的A4纸。看到有位女士前来,工作人员从店里迎到了门岗的桌前。“来买药吗,先扫一扫那边的二维码。”“给你看,我是绿码。我今天出门前,特意在手机里保存好了。”边说着这位女士边亮出了相册中截图保存的“随申码”。“不是,不是,这个是场所码,你要打开微信或者支付宝扫一扫。”在一下午的走访中,记者发现,仍有部分市民分不清“场所码”和“随申码”的区别,工作人员要求扫码时,有的市民会直接亮出“随申码”。而这“两码”还真是两码事,不可以混用。区大数据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之所以在上线 “随申码”后,还要再提倡市民使用“场所码”,主要是因为“场所码”除了可以实时管控进出人员的健康状况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在局部发生疫情的情况下,通过扫码记录,快速关联到这个时间点上进出场所的其他密切相关人员,为防疫溯源降低排查成本。实际上,区相关部门也在通过小视频推送、小喇叭进村宣传等多种方式,不断扩大“场所码”知晓度,让更多市民了解“场所码”,进而正确使用“场所码”。没有智能手机的老人如何扫码?没有智能手机,甚至没有手机,老人要如何完成扫码?这是很多老人非常关心的问题。“有机器的地方,身份证放一放就可以了,还有些没有那个机器的,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记者在某银行门口碰到的李阿姨道出了不少老年人面临的“困境”。李阿姨所说的“机器”指的是“数字哨兵”,由于购置维护需要一定成本,目前配置“数字哨兵”的场所有限。记者也就相关问题咨询了区大数据中心相关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如果老年人遇到只有场所码覆盖的场所时,“离线码”就可以很好地帮助老人完成信息核验。“离线码”就是运用数字技术手段,给无手机或无智能手机人员生成二维码并制作成卡片。工作人员“反向”扫“离线码”后,可以清晰地看到老人的红绿码情况、核酸检测时间等相关信息。“我扫你”的方式,使用起来对老人也非常友好。另外,“离线码”打印起来也很方便。老年人只需带上身份证,前往所在乡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即可办理,“离线码”的有限期为半年。打印的四联“离线码”,出行时,只需要裁开带上其中一张即可。不仅是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接下来,“离线码”也将覆盖到18周岁以下的青少年,进一步提升便捷度。部分场所增设手持式“数字哨兵”针对一部分人流量较大,通行效率要求较高的场所,记者在走访时注意到,有部分场所增设了灵活便捷的手持式“数字哨兵”。记者在率先使用手持式“数字哨兵”的公交车上看到,汽车到达站点后,工作人员便下车,拿着一台手机大小的设备,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证或随申码,用设备扫码读取后,很快便完成了几位乘客的查验,整个过程中公交车在站台大约只停留了半分钟。“这个机器蛮快的,几秒钟信息就显示出来了,很快就可以上车。”一位乘客在记者采访时说。崇明巴士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比起“场所码”,手持式“数字哨兵”可以同时提供两种查验渠道,更加有效解决了老年群体“数字鸿沟”的问题;比起立式“数字哨兵”,“揣口袋里就可以带走”,因地制宜,手持式“数字哨兵”更加轻便灵活,特别适合公交车厢这种流动场所,方便管理人员快速核验,快速放行。没有志愿者引导就“躲”过扫码下午3点,某小型超市里,工作人员都在卖场忙碌。场所码贴在入口显眼处,但门口没有志愿者引导,记者注意到这时接连有几个市民就直接走进了卖场。没有志愿者引导就“躲”过扫码,这样的情况记者在走访一些中小型场所时有碰到。一位正在申请复市的个体商户告诉记者,在使用场所码上,他一直有所担心,他的店本身较小,雇佣的员工也不多,原本大家就各司其职,很难安排工人兼顾引导顾客扫码。对此,区大数据中心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很多中小商户往往不会配备保安人员,也很难安排工作人员一直守在入口处,而部分市民也没有养成进店扫码的习惯,确实是实现“应扫尽扫”的难点。对此,相关部门和部分属地政府已经行动起来。有的安排党员志愿者到现场支援引导,有的下派督察组到场所走访指导,有的组织场所负责人开展培训,通过不断加大宣传力度,加强工作人员提醒指引等方式让市民逐渐形成对扫码的认同感,进而提升这类场所的扫码查验率。